咸鱼的翻身还是咸鱼

小片段

纯粹的小片段。

谢谢

啊真喜欢他俩的感情

 

傍晚的晚霞,依旧绚烂的令人沉醉,迷离了众人眼中的世界。

 

“呐,西昂,你说我们死后会不会去到另一个世界?”身着普通服饰的莱纳-龙特平躺在茵绿的草地上,翘着个二郎腿,双手枕在头后,木然的望着昏暗的天空中不断降下的夕阳,喃喃自语。晚暮的余光散落在棕色的发丝上,带起一道道折射出的金光,光耀的瞬间便稍纵即逝。

 

“哦,另一个世界?嗯...也许真的可能。不过我很好奇会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呢...”略微低沉,带着些华贵的语调自嘴中透出,微风带起发丝形成一串银色绸带。长发的英雄王悠闲的坐在自家挚友一旁的草地上,撑着身体,以同样的神态仰望着宛若散发最后光辉的暮光,漠然的看着光明黑暗之间的抵抗与融合。

 

“唔....怎样的世界啊”看了看身旁的银发国王,莱纳想了下

 

“...没有残酷血腥的战争,没有为了家人、家园毁掉而哭泣的人们,没有因世界的斗争而颠沛流离而无家可归的孩子;也没有为了一块面包而争斗的人们,没有因欲望而制造悲剧的人们…嘛还有没有灾害横行....”

 

又歪着头接着掰了掰手指头

 

“.恩,想想看应该是.一个人人平等,人们都可以微笑着祝福别人,充满孩子们欢乐的笑语的世界吧。在那里,每个人都可以不用背负着不属于自己的负担的….没有怪物的.....一个金色的世界。”

 

一个个词语无意识的从莱纳的口中蹦出,仿佛早已沉埋于心底沉久。天上夜幕降临,闪烁光芒的群星,映照在暖棕色的眼中,就好像照出了内心的全部景象。

 

“........一个....温暖的理想世界啊....莱纳说的真是令人向往呢(笑)....”西昂看着莱纳侧脸上仿佛想到开心的事情翘起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的感叹了一句。

 

然而,同样注视着这片天空的两人也知道,这,是不现实的,这样的世界,也只是两个友人

心中,永远也没法到达的,理想乡。

 

残酷,黑暗,血腥的现实,在不断的逼迫着人们认清,自己所处的世界。

 

 

如果...是那样的世界...那该多好........莱纳龙特在罗兰德国夏夜的暖风中,躺在路边舒适的草垫上,望着夜空不经意间的希望着.........

------

西昂看着就这样仰躺着在地上睡着的友人,无奈却又开怀(←w宠溺?)的轻笑了一声,伸手解下自己身上的深蓝披风,盖在莱纳的身上,以防某个嗜睡的笨蛋醒来后大呼惊讶的为自己感冒的原因胡扯一通。

 

想着莱纳平日露出的各种醜样,西昂不由得眯眼笑出了声。即使在无刻不在的痛苦席卷全身的时候,挚友的笑容也一直是受人憧憬的英雄王心中不变的光芒。

 

也许这轻松的笑声在这如今的状况下是多么难得,在睡梦中也听见了笑声的莱纳卷着披风,往笑源的地方拱了拱,正好靠到了西昂的大腿侧,感觉终于找到依靠物的某团蹭了蹭,(*≧)≦))( ̄▽ ̄* )ゞ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将身子团缩的更紧,安然的又睡过去了。

….

…….

..........真是...好像一团松栗鼠啊...好可爱(⊙-⊙).....(←w形象崩了哦).

 

突然感觉被唤醒萌物少女心的西昂-阿斯塔尔,人人敬仰的英雄王,威严无比的现罗兰德国王,面带一丝好奇,逼向好友脸庞,伸出一根手指...........我戳(*0ω0*)....诶呀再戳戳.....

 

好软……..

 

*0-0*...

--------------

“呜啊~~.....好棒的一个午觉..就是梦中老有人冲我脸打QAQ不知道打人不打脸么..呜...。。。喂西昂你....准备干嘛啊=、=....”揉着睡眼醒来的莱纳嘟囔着,一睁眼猛然发现自己眼前有....两根手指..分别连着两个贵气配饰包裹的..手掌。而这两只手的主人,梳着银发长辫的某人,正侧躬着腰,处于伸着双手指各自指向睡觉之人的脸两侧的状态,彼此靠得非常近的脸庞,莱纳看见西昂脸上还没褪下的红晕和被自己睡醒而惊讶的不知所措的神情,真是.....

 

“啊哈哈哈,西昂你的表情太逗了那什么蠢脸啊哇哈哈哈——~!”

 

“这脸怎么红的跟红苹果一样好好玩啊哈哈你在想什么啊哈哈·~~”莱纳一边抹着着因笑产生的泪水还一边用手撑起身体推开还处在呆愣的挚友,不断大力拍着其肩膀笑个不停。

 

“.....阿拉啊谁像个孩子啊。某笨蛋醒来居然先不感谢本大人给你披风防止感冒,平时最像孩子一样任性行动的明明是莱纳你才对哦!”西昂瞬间变回得意<( ̄ˇ ̄)/ 脸,将双手背到背后,看见对面莱纳白痴一样的笑脸,也不禁大声笑着反击回去。【不过睡着的莱纳团真的感觉好软好可爱(*/ω\*)---------其实这是作者想法QWQ】

 

“纳—尼!我平时哪里像孩子了!任性固执的不听劝,非得别人来拽才止住工作的西昂才是孩子吧——!”

 

“哦~~~!那你的意思就是某人时常无故临阵脱逃,天天睡不饱的样子,动不动就大呼小叫惹麻烦的就不像个孩子了?”

 

“那是.........(╯‵□′)╯”

“无话可说了吧╮(╯0╰)╭....”

“......”

“.....”

然后开启了彼此一巴掌糊上去的日常→

 

夜幕中,群星下的两个人如此欢声笑语,仿若没有平日中的烦躁已经消失殆尽。

 

然,这转瞬即逝的时光,珍贵的如流星一般,在明天升起的朝阳中,也终将成为回忆。属于他们的命运,就像运行的齿轮一样,坚定的向他们逼来。


end